央視網消息(國家記憶):1950年6月25日,太平洋兩岸相隔萬里的新中國領導人毛澤東與美國總統哈里·杜魯門,幾乎同時收到了一份特急報告。

兩人得知的是同一個消息:朝鮮戰爭爆發。

 

  (1)朝鮮內戰爆發

朝鮮半島,是亞洲大陸東北部伸向太平洋中的一個半島,三面環海,北與中國接壤、東北角與俄羅斯相連,東隔日本海,與日本列島相鄰。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軍第25集團軍突入朝鮮,對侵朝日軍展開進攻,解放了朝鮮羅津和清津地區。此時,距朝鮮最近的美軍尚位於幾百公里的沖繩島。

8月10日,美國國務院、陸軍部、海軍部的官員緊急研究對策。美國國防部長助理責成迪安·臘斯克和另一位上校參謀在30分鐘之內搞出一個既能滿足美國的政治意願,又符合軍事現狀的折中方案。

臘斯克用鉛筆在朝鮮地圖上畫出了一條線,也就是北緯38度線。一個完整的主權國家由此被分割成了兩半。此後,三八線以南由美軍接受日軍投降,三八線以北由蘇軍接受日軍投降。

1948年的8月和9月,朝鮮半島南北雙方先後成立了兩個政府,大韓民國政府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73歲的李承晚和36歲的金日成分別成為這兩個政府的領導人。

從1949年初開始,南朝鮮軍隊不斷在三八線地區製造軍事摩擦事件,挑起軍事衝突。美國也積極支持李承晚集團的活動,進行戰爭挑唆。

1950年6月25日早晨,三八線地區大雨如注,長期小規模的武裝衝突和摩擦終於發生了質變,隆隆重炮轟擊的巨響,宣告朝鮮大規模內戰爆發了。

 

  (2)美國干涉朝鮮內戰

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在布萊爾大廈召開緊急會議,命令美國海軍和空軍部隊向朝鮮出動,“毫無限制”地攻擊三八線以南的朝鮮人民軍部隊,支援南朝鮮軍作戰,同時命令第7艦隊入侵台灣海峽。

6月27日夜晚,第一批美國作戰飛機飛臨朝鮮上空。6月28日,更多的美國飛機蜂擁而至,對朝鮮三八線以南地區的目標狂轟濫炸。

於是,歷時3年零1個月的美國侵朝戰爭,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場不宣而戰的戰爭。

而美國在武裝干涉朝鮮內戰一開始,就將朝鮮問題與中國的主權尊嚴連到一起。中國政府作出了迅速而強烈的反應。

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緊急舉行第八次會議,毛澤東明確指出:中國人民早已聲明,全世界各國的事務應由各國人民自己來管,亞洲的事務應由亞洲人民自己來管,而不應由美國來管。美國對亞洲的侵略,只能引起亞洲人民廣泛的和堅決的反抗。杜魯門在今年1月5日還聲明説美國不干涉台灣,現在他自己證明了那是假的。

為了確保同朝鮮方面、與金日成保持溝通聯繫,6月30日深夜,周恩來緊急召見原定派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使館任職的柴成文,命他迅速赴朝組建中國駐朝鮮大使館。短短十天後,中國駐朝鮮大使館正式建立。

1950年6月29日,美國遠東軍總司令麥克阿瑟親自到朝鮮戰地視察。在飛往朝鮮的途中,他下達命令轟炸三八線以北地區的軍事目標,這意味着此前所確定的南北雙方三八線界限已經被徹底打破。

此時,美國海空軍已直接出動支援南朝鮮軍作戰。在漢江南岸的一個土丘上,麥克阿瑟佇立良久,觀察着戰場情況,看着節節敗退、已經陷入崩潰境地的南朝鮮軍隊,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必須立即把美國地面部隊投入戰鬥,或許可以擋住北朝鮮軍隊。

6月3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在布萊爾大廈召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決定派出美國地面部隊在朝鮮參戰。

7月1日上午11時,第一批美國地面部隊——美第8集團軍第24步兵師第21團第2營即史密斯特遣隊,乘坐飛機在朝鮮南部釜山空軍基地降落,並隨即被運至漢城以南的烏山。隨着美軍地面部隊投入戰鬥,標誌着美國全面入侵朝鮮的行動已經由此展開。

6天后,由美國操縱的聯合國安理會在蘇聯代表缺席的情況下,公然通過了干涉一個國家內戰的提案,由聯合國會員國組成侵略朝鮮的“聯合國軍”司令部。在朝鮮戰爭期間,先後派兵參加“聯合國軍”的有16個國家,其中美軍佔90%以上。

美國對朝鮮的侵略行動披上了“聯合國軍”的外衣。7月1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任命美國遠東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後來説,彷彿我統率下的部隊都是清一色的美國人。

軍事科學院原軍事歷史部副部長 齊德學:南北雙方是為了朝鮮的統一爆發的內戰,美國一插進去,這等於外來一個勢力,那麼就是你美國侵略,朝鮮人民反侵略。後來美國又組成“聯合國軍”,就把這個戰爭性質變成了國際性的一場局部戰爭。

 

  (3)未雨綢繆 組建東北邊防軍

在當時中國的國防部署中,東北和華北老解放區主要是地方部隊和留守部隊,主力很少。而國防重點是以天津、上海、廣州三點為中心,部署呈現南重北輕的態勢,東北處於戰略大後方的地位。但從美國武裝干涉朝鮮內戰那一刻起,中國東北由戰略後方變成了國防前哨。

國際形勢的突變,促使毛澤東和中共中央迅速調整國防部署:抽調部隊擔負保衞東北邊防,必要時援助朝鮮人民。

軍史專家 徐焰:毛澤東對國際戰略形勢那是有很準確地判斷的。美國那麼強大的國家,朝鮮它既然要干涉的話,它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放手呢,毛澤東就看到朝鮮戰局有惡化的可能。

7月13日,中央軍委作出了關於保衞東北邊防的決定,決定調動駐河南等地的戰略預備隊第13兵團下轄的第38軍、第39軍、第40軍和原在東北的第42軍以及炮兵等部共25萬多人,組成東北邊防軍,即刻集結東北地區,佈防在中朝邊境。

在指揮員層面,以鄧華為司令員,賴傳珠為政治委員,洪學智為第一副司令員,韓先楚為副司令員,解方為參謀長,杜平為政治部主任。

軍事科學院原軍事歷史部副部長 齊德學:我們這個準備叫備而不用。如果將來戰局形勢發生逆轉,那加重了我們的準備責任,我們必須要抓緊準備,要準備好,而且要準備出手即勝,就是不要臨急被動,這兩句話都是周總理的話。

重任在肩的新任第13兵團司令員鄧華,時年40歲,年富力強。此前他率領第四野戰軍第15兵團剛剛取得了解放海南島的偉大勝利。

8月5日,中南海豐澤園,剛剛抵京的鄧華受到毛澤東的接見。毛澤東對鄧華説:你們集結東北後的任務是保衞東北邊防,但要準備同美國人打仗,要準備打前所未有的大仗,還要準備他打原子彈,我們打手榴彈,抓住他的弱點,跟着他,最後打敗他。

8月4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指出:如美帝得勝,就會得意,就會威脅我。對朝鮮不能不幫,必須幫助,用志願軍的形式,時機當然還要適當選擇,我們不能不有所準備。

為了保衞和平,將士們義無反顧地踏上東北邊境。

9月6日,邊防軍力量再度增強,中央軍委決定從中南抽調第50軍開赴東北,編入邊防軍序列。

為了保證穩固邊防以及部隊在出動作戰後能夠擁有源源不斷的後續支援力量,中央軍委決定把華東野戰軍的主力部隊,準備執行解放台灣作戰任務的第9兵團第20軍、第26軍、第27軍作為二線部隊;正在從事生產、兼任地方警備和鐵路修復任務的第19兵團第63軍、第64軍、第65軍作為三線部隊。

原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 陳晉:組建東北邊防軍,實際上就是見微知著、未雨綢繆、防患於未然,這是毛澤東的一貫的決策方式和戰略意識的體現,這就是他作為一個大戰略家的基本素養所在。

 

在鴨綠江北岸,五個軍嚴陣以待,守衞着東北邊防。他們的到來讓中國牢牢掌握了戰略上的主動權。

一個臨急應戰的局面已經避免,一張保家衞國的防護網悄然織就,一場正義之戰已經做好必要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