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消息(國家記憶):70年前,朝鮮戰爭爆發以後,朝鮮人民軍在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內,連續進攻,解放了包括漢城在內的朝鮮南部90%以上的地區和92%以上的人口,把美軍和南朝鮮軍壓縮到僅有約1萬平方公里的大邱、釜山狹小地區。

 

“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在親眼目睹了南朝鮮軍狼狽潰退場面後,認定轉敗為勝的唯一出路就是在人民軍側後實施登陸。而仁川就是這樣一個可以出奇制勝的地方。在他看來,奪取仁川和漢城,就等於使朝鮮人民軍的整個補給系統徹底癱瘓,又可以跟釜山防禦圈的美軍相互呼應,從根本上改變戰場上不利局面。

1950年9月15日凌晨,隨着爆炸的火光和轟天巨響,整個仁川港陷入一片火海。在麥克阿瑟的親自指揮下,美第10軍部隊在飛機和艦艇密集火力的支援下,在朝鮮西海岸仁川港實施大規模登陸作戰。

美軍仁川登陸,標誌着美軍和南朝鮮軍轉入全面反攻。

一時間,朝鮮人民軍腹背受敵。

9月23日,金日成下達全線向三八線附近撤退的命令。

 

  朝鮮戰場形勢的突變,也使中國大陸的安全面臨嚴重威脅。

從1950年8月27日起,美國侵略朝鮮的空中飛機,就連續不斷侵入中國東北邊境地區領空,對中國東北邊境地區的城鎮、鄉村進行偵察、轟炸和掃射。

9月22日,美國軍隊轟炸中國城市安東,投擲12枚重磅炸彈,中國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嚴重損失。

 

9月30日,周恩來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熱愛和平,但是為了保衞和平,從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戰爭,中國人民決不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10月3日凌晨,周恩來緊急約見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請他通過印度總理尼赫魯把中國政府的態度轉告給美國,再次向美國當局發出了嚴正警告:“美國軍隊正企圖越過三八線,擴大戰爭。美國軍隊果真如此做的話,我們不能坐視不顧,我們要管。”

“如果美軍越過三八線,中國就會出兵朝鮮”的急電,美國國務院在華盛頓時間10月3日深夜就收到了。

然而,美國當局把周恩來的嚴正警告視為恫嚇,是中國政府的虛張聲勢,是為挽救北朝鮮政權而進行的外交努力的一部分。他們判定,中國在軍事上不具備單獨進行干涉的能力,不會冒險插手解決朝鮮問題,不敢同組織有序的美國三軍進行較量。

時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作戰科科長 孟照輝:麥克阿瑟認為,這都是外交辭令,外交上下的一盤棋,他根本不理睬,照樣向鴨綠江前面挺進。

 

  同樣是在10月3日,毛澤東收到了一封由金日成和樸憲永聯名寫的求援信。

信中直截了當地説:“我們不得不請求您給予我們以特別的援助,即在敵人進攻三八線以北地區的情況下,極盼中國人民解放軍直接出動援助我軍作戰!”

儘管毛澤東對出兵朝鮮有思想準備,但是要使一個剛從戰火中獲得新生的人民共和國再次面臨血與火的考驗,同美國決一雌雄,下這個決心需要何等的氣魄和膽略。

新中國曆經百餘年動盪不安,一窮二白,幾十年的戰爭創傷還未平復。中國人民渴求和平的環境,集中精力恢復國家建設。

然而當戰火燒到中國大門口,儘管面臨重重困難,毛澤東和中共中央也不得不根據局勢的變化做出重大的戰略抉擇。

雖然毛澤東曾説,對朝鮮不能不幫,但真到了出兵決策的那一刻,仍然難以做出選擇。

沒有充分勝利的把握,出兵還是不出兵?毛澤東思之再三,夜不能寐。

軍事科學院原軍事歷史研究部副部長 齊德學:胡喬木講過這個話,説是我在毛主席身邊工作了二十多年,毛主席有兩件事是很難下決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出兵朝鮮問題,另一件事就是1946年同國民黨決裂的問題。

1950年10月4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出兵援助朝鮮問題。

時任彭德懷軍事祕書 楊鳳安(生前採訪):彭老總到了會場,他就坐在高崗旁邊,問高崗,説怎麼大家還開會?不是抗美援朝已經定了,還討論什麼。高崗就説有不同的意見。

聽了大家的發言後,毛澤東意味深長地説道:“你們説的都有理,但是別人處於國家危急時刻,我們站在旁邊看,不論怎麼説,心裏也難過。”

散會後,毛澤東對彭德懷説,明天上午請你到我這裏來,我們倆單獨交換一下意見。

 

下榻北京飯店後,彭德懷徹夜未眠。在深沉的夜色中,毛澤東在會上最後講的幾句話反反覆覆浮現在彭德懷的腦海裏,多年戎馬生涯的直覺告訴他:美國侵佔朝鮮與我隔江相望,威脅我東北;又控制我台灣,威脅我上海、華東。它要發動侵華戰爭,隨時都可以找到藉口。戰爭已迫在眉睫。

雄雞唱白,艱難的一夜之後,彭德懷旗幟鮮明地站在了支持毛澤東出兵援助朝鮮的一邊。

10月5日上午,毛澤東派鄧小平把彭德懷接到中南海,希望會前先聽聽他的個人意見。

彭德懷軍事祕書 楊鳳安:兩個人邊吃邊談,毛主席談到朝鮮問題以後,彭老總只説了一句話“打”。毛主席一聽突然出現一個打字,他心裏就有底了。

毛澤東略帶感慨地説:“這我就放心了。現在美軍已分路向三八線冒進,我們要儘快出兵,爭取主動。今天下午政治局繼續開會,請你擺擺你的看法。”

10月5日下午,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繼續進行。會上仍有人主張不出兵或晚出兵,甚至建議擺出出兵的架勢,把美軍嚇退。

輪到彭德懷發言時,身經百戰的他一語道破實質。

彭德懷軍事祕書 楊鳳安:在這個會議上,彭老總首先説,出兵朝鮮是必要的,打爛了等於我們解放戰爭晚勝利幾年就是了。如果讓美國佔領了整個朝鮮,將來的問題更復雜。與其晚打不如早打,打爛了我們再建設。

 

後來,彭德懷在自述中記錄下了那天的發言。他形象地比喻説:“老虎是要吃人的,什麼時候吃,決定於它的腸胃,向它讓步是不行的。它既要來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國主義見過高低,我們要建設社會主義是困難的。”

中朝是脣齒之邦,脣亡則齒寒。

 

  出兵援朝,是美帝國主義把火燒到了中國的家門口。

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經過充分討論,權衡了利弊、分析研究了參戰的困難和有利條件後,在民主集中的基礎上形成共識,最終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衞國的重大戰略決策。

 

1950年10月8日,美軍大舉越過三八線的第二天,毛澤東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名義簽署了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

這份命令明確指出: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協同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並爭取光榮的勝利。

志願軍首批入朝部隊由第13兵團及所屬之第38軍、第39軍、第40軍、第42軍,及邊防炮兵司令部與所屬之炮兵第1師、第2師、第8師組成。

中國人民志願軍一切後方工作供應,由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高崗調度指揮。

任命彭德懷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彭德懷當時在中央的職務是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司令。20多年南征北戰,從反“圍剿”到長征,到抗戰期間的百團大戰,解放戰爭中的橫掃西北,立下赫赫戰功!毛澤東專門為他寫下了傳誦一時的詩句:“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儘管這一次出征與以往不同,儘管對手是實力強勁的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儘管這必將是一場極其艱難的戰爭,但52歲的彭德懷卻抱定必勝的信念,無懼、無畏!

出兵決策落定,毛澤東第一時間將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支援朝鮮人民的這一歷史性決定電告金日成。

得知消息後,金日成非常高興,立即下令朝鮮人民軍堅守三八線現有陣地,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動爭取時間,同時希望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動越快越好。

 

抗美援朝,保家衞國!一場正義與非正義、侵略與反侵略的戰爭,即將在血與火的抗美援朝戰場上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