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由“守”至“攻”轉型,投入不斷攀升——

警惕日本謀求提升“多域聯合作戰”能力

9月30日,日本防衞省公佈了2021財年的防衞預算申請。雖然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日本經濟嚴重下滑,但是2021財年日本防衞省的防衞預算申請連續第9年保持增長,總額高達5.49萬億日元(約合520億美元),較上一年度增加3.3%。

日本防衞省在2018年12月公佈了新一版國防戰略,提出發展“多域聯合作戰”,並認為太空、網空及電磁空間作戰能力是支撐“多域聯合作戰”的關鍵,是提升傳統作戰能力新的增長點。新財年預算申請中,圍繞“多域聯合作戰”能力的相關建設經費達2.7萬億日元,接近預算申請總額的5成。其中太空、網空和電磁空間等作戰域力量建設的相關經費達2809億日元,較2020財年增加約346億日元,較2018財年增加一倍還多。

新設相關機構

強化編制牽引

新財年防衞預算申請中,日本計劃通過擴充編制,為空天電領域作戰能力的發展提供保障。

2020年5月,日本宣佈成立太空作戰隊,正式開啓太空作戰力量的建設。太空作戰隊暫定編制20人,到2023年將擴展到100人以上。新財年,日本將組建太空作戰指揮控制部隊,與太空作戰隊一同隸屬於新編的太空作戰大隊。日本發展“多域聯合作戰”能力,關鍵在於跨域的聯合指揮控制能力,這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天基的通信導航定位等系統。此次提出成立太空指揮控制部隊,目的也是加速攻克相關問題的癥結。此外,日本還計劃在統管自衞隊裝備技術研發的防衞裝備廳設立專門的“宇宙事業管理班”(暫定名),負責推進太空作戰相關項目。

2021財年,日本將廢除現有的信息化專業部隊——自衞隊指揮通信系統隊,新編網絡戰部隊“自衞隊網絡防衞隊”(暫定名),原隸屬於陸海空各自衞隊的網絡戰人員將會被轉隸至其名下。自衞隊網絡防衞隊還將設立網絡安全顧問的職位,從地方選拔聘用網絡黑客高手,幫助自衞隊網絡戰部隊掌握網絡領域最新技術和最新動向。

與此同時,在位於北海道的陸上自衞隊第1電子戰部隊和今年底在熊本縣組建的80人規模的電子戰部隊的基礎上,日本將在東京組建第3個電子戰專門部隊,並在此基礎上組建電子戰司令部。相關預算也納入了新財年的防衞預算申請。

提升技術水準

發力裝備建設

新財年防衞預算申請中,太空領域和網絡安全領域分別安排了724億日元和357億日元,主要用於相關技術研發和裝備採購,以期快速提升作戰能力。

日本自衞隊很早便開始研究網絡戰,曾提出“癱瘓戰”的作戰概念,認為網絡戰將會成為主導未來戰爭的主要樣式。日本防衞省明確要求網絡戰人員學習入侵網絡系統等黑客的手法,2021財年預算申請編列了21億日元經費用於研究有關網絡攻防技術。此外,日本防衞省在新財年申請178億日元經費用於打造網絡戰的實戰環境。不難看出,日本的網絡戰力量建設早已突破了單純的防衞目的,正從軟件和硬件兩方面提升網絡進攻作戰能力。

在太空能力建設方面,日本計劃於2026年發射自主研發的太空態勢感知衞星,將多個新型光學天基望遠鏡送上太空,以“監視太空不明飛行物”,新財年為此安排的設計研發費用達211億日元。此外,防衞省還申請118億日元用於加強同美國等國相關機構的協作,共同開展對太空的監視;申請152億日元用於購買圖像解析數據庫,加強天基情報收集分析能力。

新財年,日本自衞隊還將全面鋪開電子戰及相關能力的建設,計劃投資88億日元用於構建網絡電子戰系統,通過對敵電子信號的收集、分析及干擾,佔據戰場主動權;購買電子戰能力強的F-35A/B兩型戰鬥機,升級F-15J的電子戰能力。

2020年10月1日,日本航空自衞隊新一代電子偵察機RC-2正式服役,用於替換YS-11EB。新財年計劃安排71億日元購買相關機載裝備,以擴大其電子情報收集的頻率範圍,提升對遠距離目標數據的收集能力,顯示出日本正在積極構建可對更大範圍、更遠距離的空間態勢感知能力。

在電子戰領域,日本也在加強相關高新技術的研究開發。新一財年申請33億日元經費用於車載型高功率激光照射系統的實驗驗證;11億日元用於研究開發艦載小型高功率微波武器系統;108億日元用於研發供艦艇和飛機共享情報信息的戰術數據鏈,以建立部隊之間的情報共享態勢。

藉助日美同盟

加快人員培養

新財年防衞預算申請中明確提出發展尖端網絡黑客。據報道,日本防衞省計劃成立專門負責培養網絡戰人員的教育部隊,用於打造被稱為“捍衞者”的網絡黑客部隊。學員將被要求掌握 “儘早發現網絡攻擊症候”“確定攻擊手段”“網絡防護”以及“網絡攻擊”等實戰應用的情報收集與分析能力。2020年,日本陸上自衞隊通信學校設置了網絡戰通用課程,2021財年繼續申請投入8000萬日元擴大其規模。

與此同時,日本還依託日美軍事同盟,通過選派人員赴美學習、培訓、交流、觀摩等形式,加大對相關領域人員培養力度。新財年預算申請中,安排了專門經費派員赴美參加電子戰參謀課程,學習實施電子戰的指揮控制能力;參加美軍舉行的電子戰研討會等。自衞隊還計劃2億日元經費,用於派員參加美空軍組織的“Space100”等課程、多國聯合太空戰網絡演習等。

此外,預算申請中還首次提出組織陸海空自衞隊聯合電子戰演習,計劃參加引入電子戰背景的英日海上武裝力量聯合圖上推演,希望通過演習發現薄弱環節、提升實戰能力。

近年來,日本連續增加防衞預算,不僅反映出其防務政策的調整,更體現了其對“軍事正常化”的野心。特別是,日本利用美國借重其推進“印太戰略”的心理,不斷提升“多域聯合作戰”能力,逐步實現由“守”至“攻”的轉型,值得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郭一倫 作者單位:空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