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從娃娃抓起培養創新力

【誠信香港集運】

“好奇心是人的天性,對科學興趣的引導和培養要從娃娃抓起……”9月11日的科學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的這句話,指明瞭一個準確的方向,其思想內涵更引人深思。

新科技革命不斷深化,技術加速迭代。在此過程中,創新乏力、成果轉化不足痼疾難消,成為導致俄羅斯經濟長期依賴能源拉動的重要原因。為應對後疫情時代更加激烈的科技人才競爭,俄羅斯將“建立有效的天才兒童和青年的識別、支持、發展體系”再次納入俄羅斯的國家發展優先事項。這一方面體現了俄羅斯實現科技突破和“再工業化”目標對科技創新人才的渴求和倚重。另一方面,也從國家發展戰略的角度,明確了以“不錯失一個天才兒童”為出發點,重視兒童早期能力識別與培養的科技創新人才培養思路,強調建立天才兒童和青年識別與支持體系在人才培養體系建設中的關鍵性意義。

2020年6月9日,俄聯邦總理米舒斯京批准了《2035年前俄羅斯製造業發展戰略》,培養科技創新人才與發展數字技術、加速高新技術發展兩項共同構成了這一戰略的重心。7月21日,在憲法修正案獲得通過後,俄聯邦總統普京簽署了《關於2030年前俄羅斯聯邦國家發展目標》的法令,對執行僅僅兩年的《俄羅斯2024年國家戰略發展任務和目標》做出重大調整。迴應俄羅斯必須面對的內外部挑戰,法令在下調國家經濟發展預期的同時,精簡壓縮此前提出的十二項任務,以促進“突破性發展”為核心,確定了未來十年要完成的五項任務。法令將“為公民的自我實現和才能發展創造條件”提升至此前未有的新高度,將其列為僅次於首要任務——“維護人民健康和福祉”後的第二大重要任務。在這一任務框架下,“建立有效的天才兒童和青年的識別,支持、發展體系”再次納入國家發展優先事項。基於上述思考,俄羅斯確定並在努力達成以下三項目標。

1、為兒童自我實現和能力發展創造條件

俄羅斯兒童補充教育發展歷史已逾百年,其能夠靈活對接家庭的教育需求,滿足兒童多樣化的興趣和愛好,發掘兒童創造潛能,因此具有學校教育不可替代的優勢,成為俄羅斯教育的一大特色和亮點。在俄羅斯面臨人才困境的當下,擴大兒童補充教育覆蓋率,為兒童自我實現和能力發展提供條件,成為俄羅斯教育政策乃至國家戰略的重要方向。

2012年5月,俄羅斯聯邦總統令提出增加兒童補充教育投入,擴大兒童補充教育普及率。2012年12月,新頒佈的《俄羅斯聯邦教育法》從法律角度將補充教育定義為與學校教育並列的一種教育類型,強調其補充而非次要的地位。2014年,俄羅斯聯邦政府批准的《俄羅斯兒童補充教育構想》特別指出,補充教育在保證個人、社會和國家在從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過渡過程中的特殊作用,明確其使命為“保證個人具有自我發展、自由選擇不同活動的權利”。2018年,《俄羅斯國家教育發展方案》將兒童補充教育年齡前置到學前階段,要求2024年前使兒童補充教育惠及全聯邦80%的5歲至18歲未成年人,保證70%的健康受限兒童通過多種方式接受補充教育。

俄羅斯兒童補充教育主要由國家免費提供。為保證補充教育的可獲得性,2014年5月,普京提出要保證對補充教育的國家投入,強調“免費的補充教育是俄羅斯教育體系最重要的成就,政府計劃中不僅僅要保留這一社會保障的規模,而且要進一步擴大”。同年底,普京在其國情諮文中建議為發展兒童補充教育劃撥專項資金,成立專門機構。

近年來,在教育總投入無明顯改觀情況下,向兒童補充教育傾斜:2012年,俄羅斯聯邦補充教育計劃的綜合預算投入為885億盧布,到2017年,增長為2230億盧布,高於對中等職業教育的投入。為使兒童不因家庭經濟原因被排除在補充教育之外,2017年,俄羅斯開始實行“補充教育券”制,所有5歲至18歲兒童和青少年家長均可以申請,可持券選擇國立或私立教育機構接受補充教育。2019年,俄聯邦42個地區共發放220萬份“補充教育券”,計劃到2023年實現向“補充教育券”投入模式的全面過渡。

自然科學教育和科技教育是兒童補充教育的傳統內容,也是近年來俄羅斯補充教育政策的重心,在全國各地建設“量子智慧家”兒童科技園是重要舉措之一。“量子智慧家”兒童科技園項目由“教育發展新形式基金”組織實施,常常依託科技園、高校創辦,如俄羅斯硅谷——斯科爾科沃創新中心和俄羅斯理工科最強的莫斯科鮑曼國立技術大學均附設“量子智慧家”。“量子智慧家”開展的科技教育涵蓋關係俄羅斯科技發展的所有關鍵學科,如數學、工業機器人、納米技術、宇宙科學等,其重要使命是吸引兒童和青年參與研究和實際應用高科技,發掘青少年的科學和技術潛力,促進兒童能力發展,帶動科技教育創新。計劃到2024年前,在全聯邦所有85個地區建設225個“量子智慧家”兒童科技園,為偏遠地區和農村地區的兒童建設345個移動“量子智慧家”,容納200萬兒童。

2、為青少年能力發展提供伴隨性支持

俄羅斯兒童補充教育從形成之日起就承擔着天才兒童教育的任務。在俄羅斯科學和技術領域地位下滑的情況下,兒童補充教育在發掘和培養天才兒童方面具有的獨特優勢逐漸受到重視。2012年12月,《俄羅斯聯邦教育法》明確要求“兒童補充教育要保障兒童適應社會生活、進行職業定向,發現和支持具有傑出才能的兒童”。2014年,俄聯邦政府批准《補充教育發展構想》,其重要目的是通過提供更多補充教育機會,促進青少年的全面發展,發掘和發展天才兒童的創造性潛能。為進一步完善和創新天才兒童培養和支持體系,2014年底,在俄羅斯總統、著名科學家以及體育藝術界人士共同倡導下,“天才與成功”基金會成立。基金會負責創建天才兒童國家信息資源庫,為早期發現在自然科學、藝術、體育等領域天賦異稟兒童,並進一步為其提供專業的教學、師資資源和環境給予信息支持。為此,在已有“雛鷹”“阿爾捷克兒童中心”補充教育機構的情況下,2015年6月,“天才與成功”基金會借索契奧運設施建立了全新的兒童補充教育機構——“天狼星”教育中心。命名“天狼星”本身寄託了對兒童的厚望,預示着在此學習的每一位兒童都如這顆明亮的恆星一樣奪目耀眼。以“天狼星”教育中心為基地,計劃在俄羅斯所有85個地區建立“天才兒童、青年能力識別,支持和發展地區中心”,以此形成輻射全俄羅斯的天才兒童支持體系。目前已經建成84處,尚有8處在建設中。

基於長期研究發現,一個人對創造性活動的興趣和熱情形成於童年時期,而11至12歲兒童對學習某些學科的興趣已經基本形成。基於這個判斷,“天狼星”教育中心及地區中心通過補充教育形式,向全聯邦七年級及以上天才兒童提供支持。主要形式包括全年為來自各地的天才兒童提供為期24天,從精密科學到藝術、體育等不同方向的集中培訓。培訓向全聯邦開放,由個人網上申請,經選拔獲得培訓機會,包括食宿、往返交通費用在內均免費。科學方向的培訓機會由“天才與成功”基金會專家委員會根據俄聯邦教育部制定的規則,對申請者進行選拔後提供。選拔依據主要包括:地區、全聯邦或國際學科奧林匹克競賽成績;其他獲得認可的競賽成績;獨立完成的科技或研究項目;其他智力活動成果證明等。稍有差距未通過“天狼星”教育中心選拔者,提供地區中心培訓的機會。

通過選拔的天才兒童每年參加兩次面授培訓,同時參加體育運動。培訓由優秀教師、學科領域的學者領導,如數學培訓項目可能由菲爾茲獲獎者領導。科學方向的培訓以跨學科形式開展,同時提供與高科技公司團隊共同工作,參與科技項目的機會。其他時間則提供不間斷遠程支持,計劃向天才兒童提供從中學階段到升入大學,再到提供實習和就業機會的伴隨性支持。

3、發揮專業側重型中學的人才培養優勢

科研機構和大學參與創辦專業側重型中學以及中學教學活動,對切實解決學校科學教學師資、實驗室資源受限等問題,發現並培養學生的學術潛能很有幫助。從20世紀60年代初,蘇聯科學院和大學就參與創辦了數學-物理中學,以及其他專業側重型中學。如現在的新西伯利亞國立大學附屬數學-物理學校,由當時蘇聯科學院新西伯利亞分院創立者倡導建立,學校大部分教師同時是科學院研究人員,培養的畢業生四分之一成長為科學副博士。莫斯科1514中學從1960年開始,在莫斯科大學和蘇聯科學院支持下,開展數學專業側重教學。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1514中學就藉助莫斯科大學和蘇聯科學院計算中心的力量,為學生開設了“編程”課程。目前,編程類課程在所有數學-物理中學已經非常普及,部分學校學生畢業同時獲得程序員證書。蘇聯時期專業側重型學校藉助科教融合優勢為培養科技人才,特別是軍工領域科技人才作出了積極貢獻。此類學校直至今日仍然是最受歡迎的學校,俄中學排行榜位居前20名的中學,超過一半是物理-數學、自然科學專業側重型中學。

為克服專業側重型中學集中分佈於少數大城市的侷限,更大範圍地發揮專業側重型中學在科技創新人才培養方面的優勢,2019年,在《俄羅斯國家科學發展方案》和《俄羅斯國家教育發展方案》的框架下,俄羅斯聯邦教育科學部和俄羅斯科學院共同啓動了“基地學校”試驗項目。按照項目設想,將以聯邦預算專項補貼形式向項目學校提供資金等資源支持,促進科學院機構和研究型大學以更加開放的態度參與中學數學、自然科學等專業側重教學,為科技創新人才成長提供早期引領和支持。2019年新學年開始時,共有32個地區的108所“基地學校”開始運作。與科研機構和大學有合作基礎,相互距離便於開展合作等是項目學校入選的基本條件。“基地學校”試驗進行半年後,2020年2月,俄羅斯科學院制定了《俄羅斯科學院基地學校創建構想》,進一步釐清了“基地學校”的任務以及工作機制,提煉出“基地學校”運行的六種模式,供科學院機構、聯邦大學或國家研究型大學在與“基地學校”合作中選用。

以補充教育形式,或依託專業側重型中學開展天才兒童教育的實踐在俄羅斯長期存在,但是,在國家層面使用“天才兒童”“天才兒童教育”的表述,特別是從國家發展戰略角度提出“建立天才兒童和青年識別、支持、發展體系”則是進入新世紀之後的事。如今,科技創新人才,尤其是拔尖創新人才對於國家競爭力的關鍵性作用逐漸凸顯,世界各國都空前重視人才培養,調整人才培養政策。俄羅斯創新人才培養政策重心下沉至兒童階段,向兒童早期培養持續傾斜。

首先,從20世紀90年代末期,俄羅斯先後出台一系列政策和法律,為天才兒童識別和能力發展提供政策支持;其次,強調國家在這一領域的責任,通過建立管理專門機構、協調機制,以及新型的補充教育機構,調動俄羅斯科學院、高校以及企業資源,形成輻射全聯邦的天才兒童支持體系;再次,增加對兒童補充教育和專業側重型中學的綜合投入,為兒童潛能的發現和發展提供支持。特別值得關注的是:與近30年其他教育改革不同,在構建天才兒童識別和培養體系的過程中,俄羅斯努力立足於本國探索和寶貴經驗,努力挖掘俄羅斯特有的補充教育以及科教融合的傳統優勢,希望通過擴充和豐富補充教育資源供給,滿足並培育廣大兒童多樣化的興趣和愛好,在此基礎上,通過最優質資源和發展空間提供,給予天才兒童不間斷支持,實現高精尖人才培養的目標。

(作者:姜曉燕,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本文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基本科研專項資金項目GYH2019025階段性成果)